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振英工作室

誓言有时候是最动人的谎话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  褪去你一年疲惫的外衣,到我们友情的天空下沐浴,这里温馨四溢,这里花香馥郁,抖去奔波的尘埃,卸去心头的倦意,祝福你的明天万事如意!   诚邀过府指教!

网易考拉推荐

教师“下水”作文 提高作文效率  

2007-06-22 11:58:20|  分类: 作文教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 

 

教师“下水”作文 提高作文效率  

 

[摘要] 教师的下水文,是学生作文的拐杖。教师只有亲自去体察,同尝其甘苦,才能提高自身修养,树立威性,才能在作文教学中游刃有余,提高作文教学效率。

[关键词] 下水文 教师修养 作文效率

一、教师下水作文,是新课程教学理念的需要

    近来,我拜读了一些优秀教师的作文论文,他们精湛的教学理念与丰富多彩的教学方法让我折服。在他们的精心点拨下,学生挥洒自如,一篇篇充满个性的文章在学生的笔尖下诞生。我总是在想,如果教师胸中无墨,学生能写出这么优秀的文章吗?尽管现在的孩子摄取的信息多,知识面广,但是学生怕作文,教师怕上作文课的现象仍然普遍存在,尤其是小城镇和农村。究其原因,我觉得关键是教师心中无文,以至于在教学中隔靴搔痒,纸上谈兵。顾之川说:“‘下水文’能给广大青年语文教师以深刻的启迪,因为一个语文教师有写作体验和没有写作体验,对学生的写作指导,效果大不相同。没有写作体验,

教师的指导往往隔靴搔痒;有了写作体验,教师的指导就能对症下药。这也是新课程改革的一个重要理念——注重亲身体验。体验,不仅指学生,教师也要体验。师生的共鸣往往产生于共同的体验,而共鸣是教学的崇高境界。我衷心希望,青年语文教师都能写一点‘下水文’。”

刘国正先生也说:“你要教会学生写文章,自己要先乐于和善于写文章,教起来才能左右逢源。犹如游泳教员自己要专于游泳,钢琴教师自己要精于弹琴,道理是很简单的。”他还说:“但看我们的老一辈语文教育家,无一不是文章能手,他们的教学艺术和文章艺术是相辅相成,水乳交融的。如果在不久的将来,从我们语文教师的队伍中涌现出一大批文章能手,很值得我们为此开一个庆祝会,因为这正是提高作文教学质量,乃至提高整个语文教学质量的一项基本建设。”刘国正先生呼吁教师写好“下水作文”,看似要求高了一些,实则是一种科学的建议,是一个起码的要求。

二、教师下水作文,是学生作文的拐杖

    崔峦指出:“教师‘下水’,这是最切实的指导。教师要求学生写的作文,最好自己先写一写。写与不写大不一样。”学生普遍怕作文,关键是不知道“为什么写,写什么,怎么写”。那么教师的“下水文”无疑给学生的仿写起导航、排忧、解惑的目的。

古人云:“名师出高徒”,一语道出了教师的素质对学生发展的重要影响。我经常“下水”示范,以健康而强烈的感情潜移默化地影响学生,帮助学生克服作文时的畏难情绪,使学生因亲其师,而信其道,因情动而相随,进而喜欢作文。

    教完三年级《我是苹果》这篇儿童诗后,我写了“下水文”《我是雪花》请学生评议,然后让学生仿写。学生“谈作色变”,更何况是诗呢?但经过教材的学习,“下水文”的指引,学生跃跃欲试,一首首充满童真、童趣,富有创意的儿童诗一挥而就。

    指导《一件难忘的事》时,当时我班学生根本不觉得有什么事值得回顾,就算有,也不知道怎样把它写下来。于是我就把自己孩提时的几件小事说给学生听,把自己写的“下水文”《这件事真使我心有余悸》读给学生听。这样,拉近了习作与学生的距离。学生再也不感到无事可写了。“下水文”起到了“开茅塞,启心窍”的作用。

    指导《第一次……》时,学生的思维只是停留在《第一次炒菜》、《第一次洗手帕》、《第一次拖地》等别人已经写得很多的材料上。于是我说:“张老师的童年也像你们一样,也曾经有过许许多多的第一次,而发生在小学二年级时的那一次,却使我至今难忘。你们想知道这一次是什么事吗?谁来猜一猜?”“第一次受到老师表扬。”“第一次获奖。”“第一次参加演出。”……学生众说纷纭,却很少有学生提到“第一次受批评”之类的话题。我想,原因一,是学生盲目崇拜老师,觉得老师小时侯不可能犯错;原因二,现在的学生都很自信,不愿暴露自己的过错,以免同学取笑,更何况是老师呢。于是我说:

“同学们,老师是人不是神,是人都会犯错,关键是看你是否敢面对错误,努力改正。老师也曾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——逃学。”“啊?!”学生惊讶、疑惑,有的甚至交头接耳。于是,我先简要地叙述了“逃学”的经过,然后问:“你们想知道老师是怎样把这件事写下来的吗?”当我怀着沉痛的心情朗读自己的下水文《第一次逃学》时,学生听得特别专注,生怕漏掉任何一个单词。在学生评析后,我放手让学生写,想怎么写就怎么写,

想写什么就写什么。结果,学生的习作异彩纷呈,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。

三、教师下水作文,是提升自己文化素养的过程

    古人云:“以己昏昏,使人昭昭”,教作文,必须自己会作文;要学生写,必须自己会写,先写。这样做一是让学生信服,二是让学生有所遵循,这是一种“桃李效应”。教师的威望是随文而生,随级而增的,学生的写作水平则步其后,“青出于蓝而胜于蓝”。教师做下水文,对自己研究如何教学很有好处。教师写下水文的过程,头脑中就建构了作文过程。教师作文的心理与经验是重要的课程资源,如果能展现给学生,学生会受益匪浅的。如一次童话课,我先在黑板上版画了一幅著名画家丰子恺的画——乞命,学生经过仔细观察,各叙己见,编写了一篇篇内容各异的童话。但在批阅时,我明显感到学生习作的不足:语句不通顺,前后颠三倒四,中心不突出等问题。于是,我根据某些学生编写的内容,也编写了一篇《乞命》。俗话说“奇文共欣赏,疑义相与析”,学生在讨论教师的下水文时,提出了一些十分中肯的意见,有利于教师对文章的修改,进一步写好文章,提高自身素养。学生也在师生互动,生生互动中了解到自己的不足。学生与教师都相得益彰。

    总之,教师“下水”利多而弊少。当然,因教师的水平有限,下水文不可能像大文豪的作品那样无懈可击,所以往往会产生误导,或禁锢学生思维,抑制学生个性,不利于“想怎么写就怎么写”的新课程教学目标的实施。因此,教师除了要不断提高自己的写作水平外,还要注意适时出示下水文,研究科学的教学方法,让下水文“为学生的自主写作提供有利的条件和广阔的空间,减少对学生写作的束缚,鼓励自主表达和有创意的表达。”

 

注释

(1)摘自顾之川给中学语文特级教师程翔的《语文人生》所写的序。

(2)摘自青年作文教育专家刘德斌发表在《中国基础教育网》上的文章:《作文教学首

先是教师的问题》。时间:2004年9月16日。

(3)摘自《新课程研究》P395(崔峦《抓住课程改革机遇,大力改进习作教学》)。

(4)摘自《新课程研究》P560。

 

 

(后附几篇自己的拙作——下水文,与同行共勉。)

下水文(一):

  我是雪花

  我是雪花,

  我是一朵小小的,亮晶晶的雪花。

  我把欢乐写在孩子脸上,

  我把甜蜜流进老农心田。

  我给干枯的小草解渴,

  我给青翠的麦苗温暖。

  我让害虫销声匿迹,

  我让世界纯洁无瑕。

 

  我是雪花,

  我是一朵小小的,亮晶晶的雪花。

  我是太阳和大海的女儿,

  我是乌云和寒风合奏的曲。

  我是玲珑剔透的钻石,

  我是精雕细刻的水晶。

  我是大地妈妈血液的化身,

  我是人类生命的根。

 

  我是雪花,

  我是一朵小小的,亮晶晶的雪花。

 

下水文(二)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这件事使我心有余悸

  那是一个骄阳似火的午后,我又像往常一样,独自顶着烈日到离家两里的山上砍柴。

  四周非常寂静,为了壮胆,我一边哼着小曲,一边低着头使劲地砍起柴来。突然,几只蜜蜂从眼前几株粗壮的柴中“翁翁”地飞出来。“有蜂窝!”一种不祥之兆立刻袭上我的心头。于是,我上下左右细细地搜寻。可是,除了密密匝匝,绿得发亮的树叶,就是几只飞进飞出的蜜蜂。“唉,真是神经过敏!”我吁了口气,“也许,蜜蜂怕我寂寞,来陪我唱歌吧。”

  我直起身子用衣袖抹了一下额头上直往外淌的汗水,然后又弓起身子,左手抓住那几株粗柴,右手举起柴刀,对准柴根砍去。手起刀落,粗柴应声倒地。

  “不好!”只见一个大碗般的蜂窝倒挂在柴上,那些受惊的蜜蜂正从窝里往外挤,然后“翁翁”地往上飞。“快卧倒!”听爷爷说,受惊的蜂是发现不了卧倒在地的人的。可是,尽管我把整个身子都伏在地上,也难以逃脱蜜蜂的袭击。被惹恼的蜜蜂似千军万马,黑压压地在我这个入侵者的头上盘旋。不一会儿,我的头上,手上就被狠狠地蜇了几口,疼得我“哇哇”大叫,拔腿就逃。它们却发疯般地紧追不舍,直往我的脸上蜇,往我的头发里钻。我吓得一边拍打,一边没命似的从两三米高的坎上往下跳……

  我连滚带爬,一口气逃到家门口,妈妈和几个婶婶、伯母正在切粉面,看到我这种狼狈相,惊问:“莉莉,你怎么了?”“蜂……蜂……”我惊魂未定,“呼呼”地直喘粗气。妈妈赶过来,看到我这里一个疙瘩,那里一个大包的惨状,含着泪给我上了药。

  直到现在,我想起这件事还心有余悸。

 

下水文(三):

             乞命

        ——根据著名画家丰子恺的画改编

 

  牛棚里躺着一头骨瘦如柴的老牛,他实在是太老了,老得连走路也很困难。

  一天,一个屠夫拿着一把宰牛刀,来到牛棚前,面无表情地说:“老牛,你有什么临终遗言就尽管说吧,我会告诉你家主人的。”老牛知道,父亲的悲剧就要在他身上重演,可是他不明白,情同手足的主人为什么会这么冷酷无情?老牛想了想,说:“我遵循父亲的遗愿,曾多少次在斗牛场上力战群雄,为主人争得了荣誉;又有多少回冒严寒顶酷暑,竭尽全力地帮主人耕地……主人哪,我吃的是草,挤的是‘奶’呀,难道您都忘了吗?还有那几个淘气可爱的小主人,他们骑在我的背上,还在我背上倒竖蜻蜓……难道孩子们也这么势利,把我这个牛伯伯忘了吗?我老了,不中用了,他们就……”老牛越说越伤心,越说越生气,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,两行热泪象断线的珠子汩汩流下。他跪倒在屠夫面前乞求屠夫看在多年为主人效劳的份上,饶了他这条老命吧。

  听着老牛的肺腑之言,屠夫也早已成了泪人,但他却无奈地说:“老牛哇,你家主人也是生活所迫呀。他上有生病在床的八十岁老母,下有五个乳臭未干的孩子……唉!”老牛听着听着,父亲临死前的情景仿佛就在眼前:自己哭得撕心裂肺,可父亲却笑着说:“孩子,不要为我难过,好好地为主人服务吧,以后你会明白的。”“哞——”老牛明白了,一切都明白了。

  老牛带着微笑离开了曾经工作过的土地,离开了给他带来荣誉的沙场,离开了情同手

足的主人……他走了,走得那么坦然。

 

小水文(四):

              第一次逃学

  人生都曾有过许许多多的第一次,但这个第一次却像烙印一样深深地烙在我的心里。

  记得上小学二年级时,我在几个好朋友地怂恿下,第一次逃避午睡,到学校操场对面的三间公用楼上玩耍。直到午睡下课才依依不舍地离开我们的乐园。

  正当我们兴高采烈地准备跑进教室时,平常总是面带微笑的班主任马老师绷着脸,突然出现在面前,厉声说:“跟我进办公室!”我们从没见过老师这么严厉,一个个吓得魂飞魄散,低着头,怯生生地跟在他的身后。一群看热闹的同学,惊奇地望着我们,指手画脚地窃窃私语。我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,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  我们谁也不敢吱声,心里像揣着兔子,头垂得低低的,忐忑不安地站在办公室里,等待着暴风雨般地责骂。沉默,难熬的沉默。老师像没见到我们似的,一言不发地站在我们身边。不知过了多久,有的同学已在低声抽噎。终于,马老师一字一顿地开口了:“同学们,老师不想对你们说什么,还是你们自己说吧。”老师,您为什么不打呀!不骂呀!我作为一个班干部不但不阻止同学,还......我好糊涂啊!老师您打吧!骂吧!我的眼眶湿润了,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不断往下流......我发觉身边的同学在慢慢减少,我想说:“老师,我对不起您,以后再也不敢了。”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。我嗫嚅着,颤抖着,自己也不知道讲了些什么。直到听到老师说:“莉莉,你走吧。”我才一步一挨地出了办公室......

  这件事虽已事隔四十余年,但它时时提醒着我,鞭策着我,促我自新,催我奋进.

  

 
    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